義診團隊深入部落 拔苦救難膚慰陪伴  

2016-09-19 | ◎羅筱芬/加拿大報導

坐著電動輪椅的一位女士,經過高憲如醫師(左一)治療後,在志工協助下可以站起來慢步行走,感到非常高興。 (攝影者 : 尤德坤)

天色尚未十分明亮,有風有雨的星期一(9/19)早晨,各區志工及大醫王們已從溫暖的家中出發,前往各車集合點集結,前往距離分會132公里遠處的義診點「Seabird Island」,一個人口數約ㄧ千人的部落。

活動是在部落的體育館內所搭的帳篷中進行。因事先登記義診的病人數是四十二人,因此在邀約大醫王志工時,也以此人數為基礎進行邀約,連同帶隊醫師,共計八位大醫王參與。

按照活動規劃,六位大醫王於十點同時開診。 隨著時間推進到下午,變化球來了!聞風而來沒有預約的病人越來越多,工作團隊經過協調,分診及帶隊醫師將手邊的工作分配給志工後,直接加入看診的行列,診次隨之調整到八診,總計服務病人數為六十九人。

礙於部落辦公室上班時間及路程,義診活動需要在四點左右結束。

但是三點二十分左右突然來了幾位從學校趕過來看診的教職員,雖然事先沒有預約,但在團隊努力的協調下仍逐一協助安排就診。
縱使大醫王們都已經將看診時間擴張到以十分鐘的速度解決午餐,還是出現心有餘而力不足的遺憾。行政中心經理在三點半左右前來義診現場告訴團隊,接到電話詢問,是否可以再加診九位病人?醫者父母心,雖然醫生們很想這麼做,但是考慮到現場還有近二十位病人待診,估算時間,實在沒有辦法再接受這些患者看診,只能很心疼地請他們預約4天後在Sumas的定期義診點看診。

當然,有需求的地方就會有我們,在心中暗說抱歉的同時,團隊也已經開始規畫下一次前來義診的時間及規模了。

此次前來求診的病人以疼痛主訴居多,病人陳述的病痛經驗,常讓人心疼不已。

有位笑容滿面,看起來非常開朗的女士,卻因背疼無法彎腰已有四五年之久,接受過很多種治療,卻一直沒有具體成效,今天前來,也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當她接受完治療後,笑容依舊,但卻滿臉紅光,一邊走到志工身旁,一邊搖頭說:「太神奇了,不可置信…」,對著志工,彎身向前碰腳踝,接著起身,很開心地告訴志工,已經四、五年沒有做過這樣的動作了!真的很高興自己沒忘記怎麼彎腰! 為她高興之餘,志工也溫馨提醒她不能一下子就過度使用喔!

另外一位讓人印象深刻的病人是坐著電動輪椅進來,表情淡漠的近愁苦的年長女士。她因類風濕性關節炎而導致活動能力及範圍受限制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與許多慢性病人一樣,接受了各種治療,每天服用許多藥物來控制病情,然而僵硬及疼痛的症狀卻一直無法得到緩解;與此同時,長年生活在輪椅上,並且有許多家庭互動問題的她,幾乎對生活失去了動力及希望。

在親切且詳細的問診後,負責診治她的高憲如醫師先以頭皮針處理病人的肩頸僵硬及腳踝疼痛問題,當病人感受到自己頭部轉動的角度變大的同時,臉部肌肉似乎也隨之柔軟,表情柔和了許多;當高醫師請病人試著活動足踝後,病人抬起頭來,滿眼詫異的向高醫師說:「不痛了!」在眾人鼓勵下,志工攙扶著病人踏下輪椅試著走路,大家對她的努力,報以熱烈的掌聲。高醫師分享道:「從病人的回應中可以感受,透過這次的治療,她感受到希望,對生命的希望…。」

苦痛的背後總有許多令人辛酸的故事,而每一次、每一位大醫王或志工與病人的溫暖互動,則譜出許多令人感動詩篇。感恩大醫王們的無私布施,拔苦救難;感恩志工們的無畏布施,陪伴膚慰;感恩病人的信任與示現,讓大家得以見苦知福,為下一次地出發添注了更多的能量。

大醫王與志工深入原住民部落,拔苦救難、膚慰陪伴,解決病痛為他們帶來新生活的希望。 (攝影者 : 罕佳慧)

 

志工及醫師親切接待前來就診的患者。 (攝影者 : 尤德坤)

  

 

 

 


距離分會132公里遠的義診點「Seabird Island」,是一個人口數約ㄧ千人的偏遠部落。(攝影者 : 尤德坤)

大醫王看診情形。 (攝影者 : 尤德坤)

Visitors Counter:

Flag Counter

靜思語 Jing Si Aphorisms

縮小自己,要能縮到對方的眼睛裡,還要能崁在對方的心頭上。
To be humble is to shrink our ego until we are small enough to enter another's eyes and reside in their heart and mind.
證嚴法師靜思語